无可比拟的内华达

德国实习生  Ben Martinac  深情描述了他的北内华达之旅。
资料来源:http://nevadamagazine.com/ 作者:Ben Martinac

 

nothing like nevada

照片:Matthew B. Brown
(Martinac于福特丘吉尔州立公园)

       我到达雷诺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跳上我的车驱车前往太浩湖。在我的印象中,那是我去过的最漂亮的地方之一了。因此,再一次回到这块令人难以置信的土地我感到无比兴奋。

       当我由50号高速公路驱车从卡森市前往太浩湖时,我感觉太浩湖离我越来越近,不仅是我的耳朵开始感受到气压变化,而且卡森山谷的壮丽景色以及两旁的风景渐渐从沙漠地带转变为高寒山区和郁郁葱葱的树林。从湖面反射出的阳光透过树叶使我有些目眩。我迫不及待的跑到湖岸边将双脚浸入了湛蓝的湖水。

       在下一个转角处,太浩湖秀丽的全景就完全呈现在我面前。我简直不敢相信在经过了6个漫长的星期后我又再一次来到了这里,而且可以随时前来这一美得令人窒息的地方。湛蓝的湖水让我有一种置身于南太平洋或加勒比海一带的知名海滨度假胜地的错觉,但环绕在湖周围的雪山又将我拽回现实里来。

       因为我正在内华达州旅游局(NCOT)实习,我发现我可以学到许多关于这個地區和雷诺-太浩的设施。除了在NCOT实习,我还在RKPR公司、雷诺会展中心、卡森市会展及旅游局、弗吉尼亚城旅游局和《内华达杂志》帮忙。我真的很期待我将在内华达杂志度过的一周时光,还有什么能比外出探索内华达更好的方法来了解这块土地呢?

       但在我开始在《内华达杂志》工作前还有两周的时间。在內華達州旅遊局和卡森市会展及旅游局工作给了我学习的机会,除了学习与工作相关的事情,我还知道了许多在雷诺太浩湖地区可以干的事情。在充分挖掘了有用信息后,我打算开始探索这一地区。

       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在雷诺吃完了一顿美式早餐,有煎饼、松饼、培根、鸡蛋,然后我就驱车前往弗吉尼亚城。所有的一切都参照19世纪的老样子保存,这个矿业小镇曾经是美国最富有的城市之一。自从1859年小镇建立以来,金矿和银矿吸引了大批淘金者前来这里工作。不久,弗吉尼亚城就增长到一个超过10,000居民的城市,这些居民都试图在金、银矿业中碰碰运气。此外,塞缪尔克莱门斯,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马克吐温,于1863年2月在弗吉VirginiaCity尼亚城安家并开始了用“马克吐温”這個名字進行寫作。

       开进了弗吉尼亚城的C街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老式建筑、沙龙、木质的人行道将你带回到19世纪末期。牛仔会友好地问候你“你好!”,治安官路过时会轻叩他的帽子,女士们穿着又大又老式的衣服跟你挥挥手。我决定在小镇走走,并到那些小商店和其他景点转一转。因为我听说过Bucket of Blood的一些有趣的故事,所以我想在那稍作停留,亲自看看并喝上一杯。

       很显然,在这个臭名昭著的沙龙里曾經每晚都发生了很多打斗,在清洁地板时从拖把里拧出来的都是血,所以就被称之为“血桶”。虽然你没有在地板上看到任何血迹,但Bucket of Blood塑造了一个沙龙往日的形象。但似乎这还不够,如果你也有幸和我一样能够坐在一个窗边的位置,就能看到山谷最壮丽的景致。

       在大街的另一面Delta Saloon裡,有一個非常特殊的景點叫做“自杀餐桌” 对客人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所以我也不得不跑過去一探究競。这个名字就说明了一切,据说ol’ Delta的前任店主黑杰克在輸掉所有财产的那一晚在这张桌子边自杀了。两个继任的店主分别在几年后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同一张桌子边自杀了。 Carson train

       弗吉尼亚城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在这里你可以消磨一整天的时间而不会觉得无聊。音乐、食物、商店、沙龙以及V&T列车会给你一次难以忘怀的旅程。乘坐从弗吉尼亚城开往卡森市的蒸汽列车是我此次西部之旅的亮点。在阳光的照射下,这列又热又大又嘈杂的蒸汽列车发出“呜呜”之声一路下坡开往卡森市。途中可以看到老旧的矿场、美景甚至还有野马群,我们将过去抛诸脑后,前往未来。

       在我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接下来一周的工作,虽然我很兴奋,但是周围有這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而我却要在办公室呆整整一周是多么可惜啊!可谁知道呢?第二天当我上班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今天要从斯普纳湖(Spooner Lake)徒步前往马利特湖(Marlette Lake)。因为我从未远足旅行过,所以我无比的兴奋。

       我们在卡森市的NCOT办公室会合然后驱车13英里从太浩湖到达斯普纳湖,从这儿我们停车开始了远足。在走了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条一边是高大的松树一边是手掌般大小的充气气球的小径。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色,因此绝不肯错过拍照的机会。

       一路上徒步道两旁静谧的树林、美丽的景致让我惊叹了好一阵子。过了一会因为海拔和徒步的原因,我开始渐渐感到有些累了。我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远足这一项目。当我的疲劳达到顶峰的时候,山路突然峰回路转变成了下坡路,这就意味着我们很快就能到那里了。

       又走了半英里,在茂密的树林里信步行走了大约两小时后,波光粼粼的马利特湖就在眼前了。我迫不及待地将双脚浸入清澈清凉的湖水。我们在这个完全远离城市喧嚣又如诗如画的地方用完午餐后折返。嗯……首先,我们不得不再徒步行走5英里回到车上,而下山的路景色跟上山的路景色一樣壯觀。怪石、野生动物和令人难忘的山脉峡谷,一路上我尽情享受着没有都市每日的繁忙与压力的最后时光。

       我在内华达停留的第三周就这样到来了,我终于来到了《内华达杂志》工作。编辑Matthew B. Brown和副总编Charlie Johnston尽力教导我并让我对这份杂志正在开展的工作有了大致的了解。比我预想的更快的是,第二天我们又在出发前往法伦城外福特丘吉尔州立公园的路上了。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很惊讶,因为我没看见预想中的那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木质小堡垒,取而代之的是在一块较大的土地上有10来座房屋,其中有几座保存完好。在堡垒里转了一圈并阅读那些叙述,我很容易就能想象它在1860年建成时是如何为早期定居者提供保护并为从东部前往西部的快马邮递者提供驿站服务的。我几乎可以听到马的嘶鸣。

       坐落于法伦郊区有一个海军航空兵站,在那里士兵们正在为他们将来在航空母舰上的生活做准备。因此,我们可以在沙漠中看到降落、返回和正在战斗模拟训练中的喷气式飞机。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飞机在降落到该基地之前经过法伦上空。

       这块位于法伦城外保存完好的岩画可以这算得上是我们前往迪克西瓦利(Grimes Point)途中的额外收获吧。传统美洲土著岩画艺术装点了路两旁的众多巨石,给这块地方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当我们沿着路走时,我们意识到有些艺术是明亮与清晰地而另一些则灰暗难以辨认。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那些相对较暗的作品创作于更早的时期,经过了风吹雨打和其他外界因素导致他们褪色。真是不可想象,一些大约6000年前简单的表达礼仪和沟通交流的雕刻,在我们这一代仍然得以保存。http://www.nevadamagazine.com/images/articles/Ben-body.jpg

       在返回雷诺的路上,我们打算绕道去一趟金字塔湖(Pyramid Lake见左图),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观印第安人聚居地。正当我想着这件事情时,沙漠的中被沙石环绕着的湖蓝色的湖水出现在眼前,一下子就占据我的脑海,在不远处闪闪发光的金字塔湖顿时就让我眼前一亮。这一汪湖水有着非凡的意义,她在这截然相反的环境里酝酿生命,我想我得在周末的时候回到这里来游泳。

       这是迄今为止最棒的一个暑假。我遇见了许多有趣的人,学到了许多旅游行业的知识。除此之外,我还深深地爱上了内华达这个地方以及她所拥有的。内华达是无可比拟的,所以我特别期待接下来的几周时光,我等不及下一次要来内华达探险了。在内华达每个角落的背后或者是每块岩石的下面,你都可以挖掘出一些不寻常的事物。因此,我想3周的时间是不够的,但这只能等到下一次回来再度过一个美妙的夏季或冬季了。

 
美国内华达州旅游局中国办事处 
WWW.Nevada.COM.CN